有容乃大

喜旭癌瑳

《偏锋途,誓随尔》(6)

拆忘羡        原著魏婴是魂魄不全,主一生情缘的昃(太阳偏西)魂作为交换献祭陈情以供驱使被缚于陈情       原创人物x蓝忘机






                  风拂云散,皎月升苍穹。月下三人,皆若石雕,木然止息。
                 未几,率先打破这无声沉默的是魏婴。双手无力重重垂落,缓缓转身,他该是时候回去了。蓝湛的出现如一声惊雷终是震醒沉溺徘徊于梦中的痴人,是了。。。他的归处不在此方,而是彼岸。

           枯叶于足下摩梭,一步沉于一步,他淌过洪流,去寻他此生该属的归宿。

               只余一步之遥时,胸腔猛烈抨击,似要击碎这肉躯奔向逆流之所在,抚上不安份的那处,血腥漫上喉间,溢染口舌“莫再闹了,你也要背离我而去吗?”

                 “阿婴,。”蓝湛望着那人嘴角的一线血迹,急步向前,拥护着此时不堪一击的破败骨架。他什么也做不了,自魏婴再一次得到陈情后,他便隐约感到原本彼此心意相通,亲密无间的两颗心,逐渐疏离,是一方的推拒,是另一方的无能为力。他只得继续装作若无事的艰难维持这段濒临死亡的联系。

                     回应着蓝湛的担忧疼惜,深深拥紧了这个他如今仅有的一切,告诉自己他才是你这一世的心之所系,情之所钟。江澄只是上辈子那个名叫魏婴的人的记忆罢了。“二哥哥可是心疼了,我不碍事的,这样很好,我们回去吧。回云深不知处,我已与他解了这纠缠与是非,从今往后都会只是你一个人的。好不好?”

                    “嗯”再不耽搁,抱起魏婴,祭出避尘。潇洒翩然,绝尘而去。








                    望着御剑远去的一双爱侣,矜贵的江家之主,逼迫自己表现的无动于衷,高仰着脖颈,似是溺水之人只得靠此才不至于无法呼吸,面现不屑,双面无神,万顷浩瀚星河,竟无一星半点留于他的眼底。






                   “发榜告示仙门百家,江氏第一百五十四代家主江晚吟有意择一佳偶,担任持家主母,愿余生相携,夫妇一体。百家适龄婚嫁之女修皆可递帖配媒。”

                一则江家广选主母的消息,便如插上了翅膀传遍整个修仙界。如台风过境般,所过之处,无不掀起惊涛骇浪。

                     一时之间,引起人人热议,飞速占领各大玄门秘辛八卦榜。群情高涨,茶寮酒肆无不在追问交谈其最新动态。












                          

《偏锋途,誓随尔》(5)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番外),原著向

                魏婴强硬却又充满了小心翼翼捧起江澄的脸覆身吻上那已被江澄咬得青紫溢血的唇。双唇轻柔安抚着情绪极度起伏的那人,手指轻拭去紧闭眼帘却又不管不顾划落的泪水,轻缓拍揉着自始自终僵直着的背脊。“江澄,你听我说,我都想起来了。我错了,我害怕再见你,又疯了般只想见到你,可是……可是我活……”

                我活不了多久了。
                终是及时住了口,他不能再让江澄经历又一次惨痛的离别。
           
                  “可是我不能丢下蓝湛,没了我他就毁了。江澄,你明白吗?”贪婪地一遍又一遍于心中描摩着眼里那一人,只这一人。

                     “魏无羡,魏婴,夷陵老祖魏无羡。”
                         江澄只是睁着凌历杏目,眼角通红,呆望着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机械地不断从口中吐出字眼。

                        “还是如此自以为是,真是一点没变,当年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我不保了,不留了,你爱呆在哪就在哪吧……”

                 

                

                            “什么时候。。。。”

                  “观音庙后,第一年在梦里我看到了年少的你我在校场比试功法,剑术。云梦子弟无不恣意欢呼呐喊。”

                    “第二年,我梦到两个半大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单枪匹马地就敢跑到邪祟出没地带大言不惭要除邪佑民。”

                     “第三年,我们去云深不知处求学,遇到了……”

                     “蓝湛?蓝忘机。还真是有缘”
          

                    没让他说完,江澄打断了魏婴的回想。

                    
                     魏婴只得噤声。

                     

                    第三年,我就全部记起来了。每每我从梦中惊醒,看不见你只觉天塌地陷只想毁了一切痛得我想立刻杀了自己如此才能结束。



                      寂静的月夜,清冷月华铺洒此一方天地。偏偏有人不合时宜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阿婴。”

                        长廊转角,一席白衣,纤尘不染。背负古琴,抹额规整。不知这人是何时到此的,二人皆是浑然不觉,直到角落传来低沉无波无阑的身响,才一齐望向了身后。
                       


                  





















             

《偏锋途,誓随尔》(4)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原著向



                深蓝夜空,星熠月辉。疏朗轻浅的月下,沉默相拥的两人,似久别重逢,更若死别生离。无人去辩,无物可言。


               “不回来就不回来,江家不缺你这号人”平平淡淡一语,无一丝起伏,说话的人却终是轻颤着缓缓圈紧了那个隔了一世的身影。




                 “江宗主,还是这么口是心非啊,魏某人却再受不住了。你就不能施舍一句挽留的话给我吗?”魏婴想他生平恐是第一次笑得如此难看。

     

                 “如果说了,你就会留下来吗?不会,我可以留住陈情,留住随便。唯独你这个不会为任何事或物所约束的烂人。”腰间衣襟被越攥越紧,吐露了怀中人不为人知的心事。






                   魏婴只觉胸口的苦涩快要涌上咽喉,蔓溢而出。四肢百骸充斥着被腐蚀啃噬的尖锐刺痛,绵绵无边。筋脉尽断,肺腑皆裂之痛,他也算领教过了。“烂人,确实十分中肯。江澄,我这样一个世所罕见的混蛋,不值得你掂念。所以,答应我放过你自己,过往的一切与你而言不值一提。”




                  “原来,你……你一直……一直……如此看待我和你的过去。”这次,却是再也无法装做无动于衷的冷静,一片湿意透过锦缎,凉了心腔。





                  寒意席卷全身,胸腔的空气仿佛被一瞬抽离,下一刻便会窒息而亡。江澄在哭,江澄怎么会哭?江家覆灭,云梦被毁,他依然撑着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的残躯一路踏着刀山血海给江氏一族劈出一方天地。这样的人也会哭泣吗?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烂人!






                    万籁俱寂,只余穿廊迂回的簌簌风声。隐隐约约的哽咽混于其中,无从辩识,无人可闻。





                  “江澄,江澄?江澄!你看着我,我魏无羡算什么东西!你何苦为难自己呢?你就当我死了,死在十三年前的乱葬岗,如今站在你面前只是一缕入梦孤魂,明日梦醒便烟消云散了。江澄,你……你就再信我一次好不好,最后一次。”魏婴面容尽是不知所措,无力感就要把他凌迟。



                   可无伦他如何得痛不欲生,江澄仍是只把头深埋着,微颤着僵持着。


                  
                 



               

偏锋途,誓随尔(3)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番外),原著向
       

              夜色深沉,明月当空。
              


               
                万籁俱寂中,遮天古树下,疏影横斜。


                 空无一人的长廊, 落寞的背影斜倚着围栏,似在沉思,又或许只是茫然发着呆。微低着头望着一地的斑驳叶影,酒壶孤寂地滚落脚边。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响起,越过围栏来到树下,抬头便见层层密密的枝叶。


                 “你来这就为了看这棵树,着么,蓝忘机不是一直寸步不离守着你吗?他舌得让你自己一个人与我独处。” 这个人啊还是如此,不肯施舍一句好话。


                  “是我不让他跟着,这棵树我以为在那之后你会砍了。”
                   “别自做多情了!我只是……只是留着怀念阿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竖起了全身的毛。
                      “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魏婴少有的没有狡辩。
         


                     “上次我与蓝湛在这的事,我知道你当时在场”
                       “魏无羡,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啊”一句话尽是鄙夷嘲讽
                    

                       不想魏婴突然发难,一把拉过身后背倚廊柱的人,飞快压上树干。倾身而下,便贴上那没有一刻不吐出伤人之语的刻薄唇瓣。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瞬间此处又恢复先前的静谧。


                   杏眸微张,充满震惊与一丝的疑惑,却独没有他平日说的厌恶。看着眼前陌生的脸却与记忆中的面容重合。

                  只几秒,胆大妄为的人又退开些许,凑近耳边低语“我若不让你亲眼目睹,你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我怀着怎样一种感情”低哑魅惑。



                “魏无羡!你个混蛋!你竟敢……你怎么敢……”用力推开身前之人,江澄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坦然的魏婴。快速用手背使劲擦着嘴唇,好似要生生擦掉一层皮般。  


                “我怎么不敢,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奈何有个笨蛋太过迟钝。”肆意而又畅快
                   


                  一阵沉默,江澄狠狠盯着魏婴,似看着洪水猛兽。  



                 “王八蛋!你以为谁都像你与蓝忘机一般怀着如此龌蹉的心思吗?!”话音未停,对面的魏婴却大步走向江澄,欺身上来,一手固定后颈,一手锁住劲瘦腰肢狠历咬上江澄的唇。

                     江澄死命挣扎,或许是今晚饮了过多的酒,竟忘了这一身的修为又岂会被无法结丹的的魏婴所束缚,又或许面对这个人他终究是不愿动用体内不属于自己的金丹。



                    猝不及防,江澄望进一双充斥着烈焰般的火红眼瞳。一怔,渐渐减弱了身体的挣脱,直致妥协放弃。
  

                    “江澄,知道我为什么甘愿雌伏在蓝湛身下吗?”怀中的人又开始剧烈推拒抵抗“因为我对他没有欲望啊,又如何硬的起来呢。”这句话被这人说的缠绵而悱恻。怀中的身体一僵,随即又微微颤抖起来。 

                       “晚吟,我……我不会再来,这次是真的不会回来了”拥紧了怀里的人,把头深深埋在肩上,满是眷恋。


                


                  

                         


                   
                 
                 

偏锋途,尔誓随(2)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番外),原著向
       渔舟唱晚,林火初媳,八月,风起莲动,晚霞似火,湖清山远。
        今日是金凌加冠之日,金凌这臭小子,排除众议执意于莲花坞举办。既便羽翼渐年,还是如此任意妄为,全无一家之主该有的稳重。

             “故苏云深不知处含光君携道侣蓝魏氏前来恭贺金宗主加冠之喜”待仆高声通报道。
              推杯换盏暂时停歇,席中隐有私语,浮起不大不小的躁动。
               杏眸轻蔑一瞥,冷哼一身,矜贵紫影于众目睽睽中,摇晃着手提银酒壶越过亲密相依的二人,悠然擦肩而过。就在众人都以为双方就此陌路时。
               不料,那淡漠俪影猝然停顿,凛冽薄唇轻启,“呵,不知含光君莅临我莲花坞,是为何事?”
               转身行礼,清冷话语平静回到“叔父命我代表蓝家前来恭贺金宗主大喜。”
               “如此,我便代金凌谢过蓝老前辈的好意”一问一答间,未曾有过一句不合时宜之语,却令人更觉诡异,座中众人静默一片。
                  轻慢脚步声渐行渐远,似云消雨霁般,席间气氛才再次活跃起来。
                  “舅舅”金凌眼看江澄离席而去,担忧的看了看江澄离去的方向,准备起身追去,转念一想,只好重又坐回主位。
                 宴席已散,众宾尽兴而归。而你在众人之中,暮色深沉,无法辨认,不会在相逢。

经历微博超话被删,《浩然剑》等一系列风波,如今痛过广大舅妈粉强大战斗力已恢复如初,为了更好的壮大江氏的大家庭,特发帖通告还未收到这一喜讯的舅妈,欢迎回归。未来我们将跟随江宗主,风雨同舟,誓卫其傲骨志节,为他守邦护民。

偏锋剑,誓随尔(1)

        “走开,狗狗快离开啊”
          “不准你们欺负魏婴,他将来可是你们大师兄”
          “魏婴,快看那边的莲蓬 ……”
           “魏婴,这风筝扎失败了,不要了,给你了”
             “魏无羡!你是得软骨病了吗,离我远点,今天不把《困厄咒》背下来,被罚跪词堂,别想我会再陪你”    
            “魏婴,阿娘说的话不是她心理真正所想,你……你别放在心上”
             “魏无羡!你想女人想疯了,作妖作到我头上来,竟敢灌醉我,给我换上女修装,有本事你别跑!”
               “魏婴,这次比剑你拔得头筹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原赌服输,说吧要我做什么,先说好别想又诓我去那什么构栏楚馆”
                往事幕幕似星辰于脑海划过,无一停留,无法挽回。魏无羡深知这具躯壳大限已致,撑了这些许年终究油尽灯枯。曾闻,人之将死,会忆起这一生最为宝贵的记忆,果然啊,师妹……
                也罢这偷得的数年光阴,得以见你重振江家,承父志,兴盛云梦,成就人人敬畏的三毒圣手威名。没有师兄的辅佐,你也可以做得很好。那个誓言,我从未忘却,可我无法兑现。原谅师兄,我这一副残躯背负重重血债,我又能为你做些什么呢?你好不容易走到如今的这一步,我决不允许你再因我前世罪行而遭受他人非议。就让那个不可一世的魏无羡活在过去吧。
         师妹,   其实师兄也有自己的私心,我确实怕了,怕再一次经历亲口说让你不必保我的剜心剔骨之痛。阿澄,阿澄……

捍卫云梦双杰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75251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4A189E5F-D368-45D4-8E59-18486700521831853infoc&ts=1534671809192该视频恶意期骗观众,江澄只认云梦魏婴,不识故苏魏无羡。对于祠堂的事准备轻飘飘揭过,一笔勾销,加上观音庙的事不做解释,采取无视态度,还打着云梦双杰的旗号,妄图增加播放量,其行为实在不耻

记梗

江澄身死,剖丹还羡,羡疯魔癫狂化身夷陵老祖欲抢走江澄尸身,遇前来忌奠的百家名土阻挠。羡以灵神肉身为代价化魔,召千尺万鬼血洗百家仙士,紧要关头,紫电所存江澄身前记忆现身阻止其犯下当年不夜天之祸事。
江澄被带回乱葬岗,羡利用鬼道无上禁术施法复活江澄,开启他的欢乐苦逼追妻路。




――
魔化羡:蓝忘机,我本决定予你此生后半生以还你之深情,可独独,惟独不能碰江澄,你却一意私心作为,至如今你于我已是死物,挡我者死,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