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生随起

来品一品二凤这痴汉的眼神

我知看到三个大字“望妻石”

b站看大龙二凤完美演绎古风耽美巨作《提灯映桃花》

润玉直播,旭凤出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25086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DT1ZYFJhVWIDN1NrFyUXJRd1FCxIKRwsSDQGinfoc&ts=1538508410431

b站旭润圈又添一神剪辑UP主

《偏锋途,誓随尔》(6)

拆忘羡        原著魏婴是魂魄不全,主一生情缘的昃(太阳偏西)魂作为交换献祭陈情以供驱使被缚于陈情       原创人物x蓝忘机






                  风拂云散,皎月升苍穹。月下三人,皆若石雕,木然止息。
                 未几,率先打破这无声沉默的是魏婴。双手无力重重垂落,缓缓转身,他该是时候回去了。蓝湛的出现如一声惊雷终是震醒沉溺徘徊于梦中的痴人,是了。。。他的归处不在此方,而是彼岸。

           枯叶于足下摩梭,一步沉于一步,他淌过洪流,去寻他此生该属的归宿。

               只余一步之遥时,胸腔猛烈抨击,似要击碎这肉躯奔向逆流之所在,抚上不安份的那处,血腥漫上喉间,溢染口舌“莫再闹了,你也要背离我而去吗?”

                 “阿婴,。”蓝湛望着那人嘴角的一线血迹,急步向前,拥护着此时不堪一击的破败骨架。他什么也做不了,自魏婴再一次得到陈情后,他便隐约感到原本彼此心意相通,亲密无间的两颗心,逐渐疏离,是一方的推拒,是另一方的无能为力。他只得继续装作若无事的艰难维持这段濒临死亡的联系。

                     回应着蓝湛的担忧疼惜,深深拥紧了这个他如今仅有的一切,告诉自己他才是你这一世的心之所系,情之所钟。江澄只是上辈子那个名叫魏婴的人的记忆罢了。“二哥哥可是心疼了,我不碍事的,这样很好,我们回去吧。回云深不知处,我已与他解了这纠缠与是非,从今往后都会只是你一个人的。好不好?”

                    “嗯”再不耽搁,抱起魏婴,祭出避尘。潇洒翩然,绝尘而去。








                    望着御剑远去的一双爱侣,矜贵的江家之主,逼迫自己表现的无动于衷,高仰着脖颈,似是溺水之人只得靠此才不至于无法呼吸,面现不屑,双面无神,万顷浩瀚星河,竟无一星半点留于他的眼底。






                   “发榜告示仙门百家,江氏第一百五十四代家主江晚吟有意择一佳偶,担任持家主母,愿余生相携,夫妇一体。百家适龄婚嫁之女修皆可递帖配媒。”

                一则江家广选主母的消息,便如插上了翅膀传遍整个修仙界。如台风过境般,所过之处,无不掀起惊涛骇浪。

                     一时之间,引起人人热议,飞速占领各大玄门秘辛八卦榜。群情高涨,茶寮酒肆无不在追问交谈其最新动态。












                          

趁此折桂佳节,群贤毕至。广发名帖,期应邀而来。以此画中仙人为题,于评论区作诗答歌,以表吾众赤诚仰慕之意。

放在同一个衣柜里,谁知道出门太匆忙穿岔了

《偏锋途,誓随尔》(5)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番外),原著向

                魏婴强硬却又充满了小心翼翼捧起江澄的脸覆身吻上那已被江澄咬得青紫溢血的唇。双唇轻柔安抚着情绪极度起伏的那人,手指轻拭去紧闭眼帘却又不管不顾划落的泪水,轻缓拍揉着自始自终僵直着的背脊。“江澄,你听我说,我都想起来了。我错了,我害怕再见你,又疯了般只想见到你,可是……可是我活……”

                我活不了多久了。
                终是及时住了口,他不能再让江澄经历又一次惨痛的离别。
           
                  “可是我不能丢下蓝湛,没了我他就毁了。江澄,你明白吗?”贪婪地一遍又一遍于心中描摩着眼里那一人,只这一人。

                     “魏无羡,魏婴,夷陵老祖魏无羡。”
                         江澄只是睁着凌历杏目,眼角通红,呆望着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机械地不断从口中吐出字眼。

                        “还是如此自以为是,真是一点没变,当年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我不保了,不留了,你爱呆在哪就在哪吧……”

                 

                

                            “什么时候。。。。”

                  “观音庙后,第一年在梦里我看到了年少的你我在校场比试功法,剑术。云梦子弟无不恣意欢呼呐喊。”

                    “第二年,我梦到两个半大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单枪匹马地就敢跑到邪祟出没地带大言不惭要除邪佑民。”

                     “第三年,我们去云深不知处求学,遇到了……”

                     “蓝湛?蓝忘机。还真是有缘”
          

                    没让他说完,江澄打断了魏婴的回想。

                    
                     魏婴只得噤声。

                     

                    第三年,我就全部记起来了。每每我从梦中惊醒,看不见你只觉天塌地陷只想毁了一切痛得我想立刻杀了自己如此才能结束。



                      寂静的月夜,清冷月华铺洒此一方天地。偏偏有人不合时宜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阿婴。”

                        长廊转角,一席白衣,纤尘不染。背负古琴,抹额规整。不知这人是何时到此的,二人皆是浑然不觉,直到角落传来低沉无波无阑的身响,才一齐望向了身后。
                       


                  





















             

《偏锋途,誓随尔》(4)

拆忘羡,原创人物x蓝忘机,原著向



                深蓝夜空,星熠月辉。疏朗轻浅的月下,沉默相拥的两人,似久别重逢,更若死别生离。无人去辩,无物可言。


               “不回来就不回来,江家不缺你这号人”平平淡淡一语,无一丝起伏,说话的人却终是轻颤着缓缓圈紧了那个隔了一世的身影。




                 “江宗主,还是这么口是心非啊,魏某人却再受不住了。你就不能施舍一句挽留的话给我吗?”魏婴想他生平恐是第一次笑得如此难看。

     

                 “如果说了,你就会留下来吗?不会,我可以留住陈情,留住随便。唯独你这个不会为任何事或物所约束的烂人。”腰间衣襟被越攥越紧,吐露了怀中人不为人知的心事。






                   魏婴只觉胸口的苦涩快要涌上咽喉,蔓溢而出。四肢百骸充斥着被腐蚀啃噬的尖锐刺痛,绵绵无边。筋脉尽断,肺腑皆裂之痛,他也算领教过了。“烂人,确实十分中肯。江澄,我这样一个世所罕见的混蛋,不值得你掂念。所以,答应我放过你自己,过往的一切与你而言不值一提。”




                  “原来,你……你一直……一直……如此看待我和你的过去。”这次,却是再也无法装做无动于衷的冷静,一片湿意透过锦缎,凉了心腔。





                  寒意席卷全身,胸腔的空气仿佛被一瞬抽离,下一刻便会窒息而亡。江澄在哭,江澄怎么会哭?江家覆灭,云梦被毁,他依然撑着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的残躯一路踏着刀山血海给江氏一族劈出一方天地。这样的人也会哭泣吗?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烂人!






                    万籁俱寂,只余穿廊迂回的簌簌风声。隐隐约约的哽咽混于其中,无从辩识,无人可闻。





                  “江澄,江澄?江澄!你看着我,我魏无羡算什么东西!你何苦为难自己呢?你就当我死了,死在十三年前的乱葬岗,如今站在你面前只是一缕入梦孤魂,明日梦醒便烟消云散了。江澄,你……你就再信我一次好不好,最后一次。”魏婴面容尽是不知所措,无力感就要把他凌迟。



                   可无伦他如何得痛不欲生,江澄仍是只把头深埋着,微颤着僵持着。